两个人做恶心的软件

“那个药方能让她不死吗?”等林潇潇自己跳着去了厨房的冰箱找东西冰敷的时候,欣姐立刻就来到了尤闲的身边,她蹲在尤闲身边低声问道。

“怎么可能啊,那是肝癌,我不过是看出了她还有长期使用一些中药,造成了肝中毒的迹象,我才给的药方。可以这样说,她的肝癌,是多种因素集合在一起造成的,我不过是针对性的去消除了其中一种因素而已。古代中医对于癌症的定义就是恶毒痞块,那都是有秘方的,那样的药方用了就会好。”尤闲重新趴在了沙发上面,他低声说道。

“你可千万别给她用那些秘方,她不是个好人。”一听有秘方,欣姐的脸上就满是担心了,哪怕是知道简姐得了肝癌,她都没法消去心头的仇恨。

“秘方早就失传了,我看了好多书,我都没有找到。从清朝开始,一些极度追求西方文化的所谓精英阶层就中了外国人的圈套,就开始诋毁和打压中医,到近代,那些西化得厉害的人,更是联名上书,坚持要废除中医,严重的时候,哪怕是老中医都不允许收徒弟,也不允许给人看病。本来那些秘方就是口口相传的,很少有人知道,随着那些老中医进了泥巴里面,就彻底失传了。”尤闲有点伤感的看着欣姐说道:“还有,现在不还是有很多所谓的公知,精英又在闹着要废除中医,说中医是伪科学吗,那些人收了外国人的钱,他们可不会有良心的,他们只想要中医在国内失传。”

“中医不挺好的吗,你看你就是一个很厉害的中医,我觉得病到了你这里,都不是什么难事。要是中医个个都像你,我看我们国内的百姓就有福了。”欣姐干脆就蹲在尤闲身边,她用胳膊撑着沙发看着尤闲低声说道。

“中医是一门逻辑思维能力要求极高的医学,不是所有人都能领会到里面的精髓的。而且现在你也知道,我们的教育进入了一个很大的误区,动不动就要人学外语,如果外语不过关,好多学科文凭都拿不到。偏偏现在都是看文凭的,学中医的也要学外语,哪怕很多时候,学中医的只想给国内的百姓看病,但没有文凭,就不允许给人看病。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都不得不学外语,自然就把学习的精力分散了很多到外语上面,几个还能安心学中医知识?”尤闲忍不住就开始吐槽起来。

“那就是一群猪脑的定的规矩,最害人了。不知道多少有才华的人给外语这个要求坑死了,定那些规矩的,就是猪头。当时定那规矩的时候,就有老一辈的人说,那就是一种文化侵略,将来要遗祸无穷的,可那个时候都脑子发热,都要开放,要搞活,几个会听。现在看来一点都不错,你看这些年我们国家吃了多少亏?”好像跟他有共鸣一样,欣姐气呼呼的低声说道。

虽然有共鸣的感觉,不过尤闲还是不愿意跟欣姐过多的扯这样的事情,毕竟她老公是个大头头,他得注意点,哪怕他知道她和她老公感情不会太好。所以他又说道:“姐,你留意过没有,国内,中医一直被简姐那样的坏人用话语权打压,国外,两个人做恶心的软件中医可吃香了,现在外国人都知道,用中医不但可以减轻病人好多不不要的痛苦,而且让公共医疗也少好多负担。其实说白了,外国人就是知道中医好,但他们想要让中医从我们国内消亡,就他们外国人有,简姐,绝对是收了外国人的钱的。”

“你还真的一点都没有说错,但还不止外国人,她国内制药公司的钱也收。去年,国外两家制药公司请她去考察过,那是考察啊,就是请她去吃喝玩乐,然后找个理由送她一大笔钱。国内,还有两个制药公司每年都请她去的,也是变相送好处给她,那些都是生产西药的公司,只是大家不愿意得罪人去举报她而已。”欣姐带着鄙夷的说道。

不愿意得罪人,尤闲只是笑了一下,道理很简单,都是底子不干净的,怕到时候让人知道是谁举报的,然后反咬一口,然后大家玩完而已,这就是一种相互制衡,互相忌惮。

“其实上面的人才不会信她这种人的鬼话,明摆着中医调理治病,花钱就是比西医的少,副作用也更小。所以京里面的,还有省里面的,只要是有了一定地位的,除非是得了很急也很严重的,必须要开刀住院的病,一般都是找中医调理。就算是那样的病,出院也得找中医开药补。而且医疗方面,尤其是西医,那利润简直可以说是暴利,你在医院也待过几个月,你应该知道的,每个医院,背地里面有多少当头头的在偷偷分钱。”欣姐说道,跟着她又捏了他鼻子一下,好像她就是喜欢跟他动手动脚一样。

得,心野得没边了,她也不怕让人知道。不过冲她说的这些话透着的真诚,尤闲不拒绝。

生如夏花般绚烂的精致少女

“你放心,中医上面还是重视的。不然你以为那么多跟她一样的不要脸的所谓权威啊,专家教授之流的不停发表反中医的言论,上面会一直扶持中医啊?其实都知道她们是在放屁,但有些时候,也需要她们说一些话来哄哄百姓,因为经济是摆在第一位的。不过你如果有那秘方,你最好也不要轻易的给人用,听到没有?”这回改捏尤闲的耳朵,欣姐同时又说道。

“我没有秘方,有我当然也不会轻易的用啊。”尤闲说道,但他还是有点不解的看着欣姐,她这话好像有深意啊。

“一个癌症的治疗,按照西医的做法,开刀,放化疗,起码得好几万,厉害的要几十万上百万吧?你有秘方,然后你用了,别人也说出去了,到时候知道的人多了,还有人找西医治疗癌症啊,那你会让好多医生恨,你等于是动了别人的大蛋糕,而且你还不止是动了,你还让他们的蛋糕彻底没有了。这背后的利益太大,水太深,逼急了,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除掉你的。国外曾经有过一个电影,说的是一个科学家发现了治疗癌症的方法,副作用很小,结果最后那科学家全家事,那电影其实就是一种警告,警告别人不要动蛋糕。”欣姐还是有点担心的看着尤闲的眼睛说道。

这话,听得尤闲心里寒气直冒,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这里面真的有一定道理的。

“我不是开玩笑的,只要是有人治疗癌症很出名,然后不是西医的手段,用不了多久,那种人要不就被说成骗子抓牢里去整没了,要不就莫名其妙的死。就像秦晴的爸爸前段时间不是查那些假冒伪劣的医疗产品,眼看就要一网打尽了,上面就来人了吧,你后面听他说过那件事的结果没有,没有吧,这里面水深的吓人,秦白两家,也不得不适可而止。”欣姐苦笑着说道。

是啊,再也没有听到岳父提那个事情,而且周艳青最后都给放了啊。尤闲也苦笑起来,欣姐的话,太有道理了,水深得吓人,只怕还隐藏着吃人的风险,那么多人眼里的大蛋糕,可不是随便可以碰的,除非是改……

立刻尤闲就打住了不往下面继续想,那四个字想不得,忌讳,要是让有心人知道他想了那四个字,秦白两家就有危险了。

“要冰敷多久啊?”就在这时,林潇潇有点委屈的慢慢瘸了出来,而几乎是林潇潇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欣姐的手就已经又撑沙发去了。

“你先冰敷十分钟,你让你扭伤的地方不再渗血。两个小时候,毛细血管长好了,我在给你看看。”尤闲也马上换了懒洋洋的语气说道:“今天你已经吃了几个教训了,你以后还胡闹,还不听话不?”

“你……我都这样了,你还要说我啊?”林潇潇委屈得不能再委屈的嗔道:“你又不明说,我怎么知道会这样可怕,那个张玉霞,太可怕了,她怎么就这么害人啊?”

“你这就觉得可怕了,你啊,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有些人,你都不用靠近,只要你心里一打歪主意,你想对那样的人不利,或者有不良企图,你就得倒霉,这个你信不?”尤闲故意大声问道,他真的怕这林家对小兰不利。

毕竟小兰只是名义上的秦晴的认的姐妹,林家或许不会轻易的对秦晴下手,但小兰那里,可就难保了,这些家族,尤闲目前也就信秦白两家。

“知道,目前是你做事的那个公司总店的店长聂兰,就是你说的那样,也就你有办法可以不受影响,别的人,那可是一动心思就要倒大霉的,雨欣姨可是跟我说了好多的,所以昨天我都吓得不敢去你们店里了。”一瘸一拐的,林潇潇走到了他对面那沙发上面坐下,一边给扭伤的地方冰敷,一边又不服气的说道:“为什么昨天一个超市的老板娘你都可以和颜悦色,对我,你就一定要凶巴巴的,我哪里惹了你了?”

“普通人欺负起来没有成就感啊。”尤闲说道,而话一出口,他自己心里还真的就觉得好有道理的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