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v下载最新入口

在明乐两世的记忆里,她似乎还从不曾见过哪个冬天下过这样大的雨。

冷雨滂沱,把整个天地视线冲刷的一塌糊涂。

后背被利器撕裂的伤口,被冰冷的雨水冲刷,每一丝飘飞的细雨都能冷透到骨髓里。

让人一则恍惚,一则清醒。

明乐的身子一个踉跄,往前扑了一步,但是在这样强烈的冲击之下,她依旧没有让自己倒下。

方才赵荣那歇斯底里的一声怒吼已经让她于电视火花之间明白了什么,而这一刻——

却是释然!

心里狠狠的松一口气的同时,明乐还是强撑着回转身去。

奔跑中她的发髻撒乱了大半,又被雨水淋湿,邋遢的贴在脸颊上,样子看上去狼狈无比。

但在转身的瞬间,她唇边却是猝不及防绽放了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来——

还好,这个人不是宋灏!

彭修就站在他两步之外的地方,黑夜弥漫中分辨不出他眼底的神色。

清新可爱少女吊带长裙野外写真恬静优雅

他却在看清眼前少女脸上明艳如初的笑容时,怔愣了一瞬。

此时此刻,她应当已经明白这是一个局,身陷囹圄,又是这样四面楚歌的情况,何况刚刚他下手的那一下绝对不轻——

她怎么还能笑的出来?

“居然是你!我竟然没有想到呢!”明乐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眼中那一点笑意就跟着瞬间消散,化作冷厉的刀锋。

她的目光下移,落在彭修提在手里的那柄断刃上。

那刀锋上的血水还不及被大雨冲刷干净,雪亮的刀光上还隐隐泛起殷红的妖光。

那是她的血。

那一刀从她的左肩斜切而下,几乎横跨了整个背部。

刀口入肉三分,怕是只要她的动作激烈一些,就能看到皮肉之下的森森白骨。

彭修的这一刀,当真是毫不留情的。

明乐冷冷的看着他,笑的自嘲,“我原来一直以为自己是你用来吸引殷王上钩的诱饵,却原来恰恰相反——不曾想平阳侯你这一次的目标从头到尾居然都只是我而已,反倒是宋灏,做了你用以诱捕我的那个饵。”

她的确是没有想到,以彭修那么个自负的个性,竟会为了对付她这样一个区区女子就花费如此之大的心思,算计,布局,不仅冒着杀头的危险启用了孝宗的密卫,收买宫门守卫痛下杀手,甚至于连宋灏那样的人都被他蒙骗过去——

到头来,他要的,就仅仅的她的命而已。

“对于值得的人,我从不吝啬使用多少手段。”彭修对明乐的挖苦却是无动于衷,只是从容的举步上前。

彭修的个性,她了解,一旦出手,就绝对不会再留半分余地。

这个时候,所有的气节风骨都成了无所谓的摆设,明乐只是防备的看着他,脚下步子机械化的一退再退。

后背的伤口已经痛的麻木,而且横竖也摸不到,她索性也就不理。

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伤口溢出来的鲜血在皮肉上迅速冷掉的温度,明了只是咬着牙,一声不吭的不住往后退去。

周围四起的那些厮杀依旧惨烈。

而不用想明乐也已经明白了症结所在——

那个负责额引路的暗卫!

在所有人都不曾听闻丝毫动静的情况下,他信誓旦旦的把自己引到这里来,很显然,是彭修的可以安排。

怪也只怪她当时一心惦念着宋灏的暗卫,才疏忽了这一点,被人牵着鼻子走。

彭修的准备充足,暗卫们根本防不胜防,如果不出意外,这一战全军覆没在所难免。

虽然胜券在握,彭修却也不想节外生枝,反手把手中短刃往前一递,脸上表情冰冷的字字说道,“你是要自己了结,还是我来?”

明乐垂眸看了一眼那把短刀,冷涩说道,“要我死再容易不过,可是你有想过后果吗?”

“你是指殷王吗?”彭修反问,抬手摸了摸被雨水浸润的刀锋,脸上表情却很有几分闲适的说道,“我跟他走的本来就不是一条路,短兵相接只是迟早,有你在,只怕他才更容易与我成敌吧?”

因为政治立场不同,宋灏和彭修之间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敌非友。

所以彭修会这么有恃无恐也说得过去。

这一点明乐并不意外,然后紧跟着又听他话锋一转,突然凛冽了眸光道,“如果我没料错的话,除了殷王,你自己的手里应该还握着一些要人命的东西吧?你身边出现的那几个高手,都不是殷王的人,那些人都不简单。”

果然,从彼此摆明立场对上的那一刻起,彭修就已经开始在暗中搜集有关她的一切资料。

只可惜他谨慎,她也不傻,自然也不会真让他查到什么要紧的线索。

而彭修会这么说,无疑还是想进一步探她的底,这也就是说,他的手上的确是没有掌握到非常重要的讯息。

“既然你知道,还敢贸然对我下手?你不怕?”本着虚虚实实迷惑敌人的原则,明乐也不否认,反而笑了一声出来,“如若我死,你就不怕引来他们以杀止杀的报复?”

“只要你死,他们就是一捧散沙,不足为惧。”彭修言辞犀利的反驳,话音未落,他突然松手弃了手上短刃,一个箭步上前。

明乐明明察觉到了他眼中杀意,也领会到了他进一步会有的动作,但她失血过多,再加上天冷,整个身子都僵硬麻木,完全不听使唤,所以虽然料中了一切,她竟是完全无力摆脱,下一刻已经觉得喉头一紧,整个脖子都被彭修的一指大手捏住。

脚尖有了片刻的虚浮,明乐的呼吸一窒,脑子里突然空白了一瞬。

“九小姐!”远处赵荣焦急的呐喊声放佛撕裂一般穿透耳膜,重重的击在胸口。

明乐脑中混沌,艰难的偏开视线扭头去寻他。

她带来的那些暗卫因为遭遇内鬼,已经被杀的七零八落。

赵荣之前也带着一些人,这时候能勉强配合他迎敌的也仅剩下三个人。

四个铁血铮铮的汉子,在泥泞里拼命的打拼,试图朝她靠近,发了疯一样的挥舞着兵器,把一拨一拨试图阻挠他们的黑衣人逼退。

冷雨阵阵,血肉横飞。

夜色中那画面明明看不真真切,明乐的眼睛还是被灼伤了般,觉得阵阵刺痛。

“呵——”彭修的声音暗哑而冷酷,带着浓厚的讽刺,“看来殷王对你真是有心,这些人方才自己陷入埋伏都没见这么拼命,此刻为了你,反而开始死拼了。你说为了成全殷王的这份痴心,回头我是不是需要把你的尸首好生打理一番给他送回去?也不枉大家同朝为官一场的情谊。”

这些话他说来云淡风轻,但每一个字都咬的极为清楚,愣是能让人听的毛骨悚然。

“彭子楚,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你的。”明乐闻言,无奈的笑了笑。

彼时彭修的手指正卡着她的喉管,再加上背后伤口不断流出的血水已经耗空了她所有的体力,便是脸上的表情,此时她看上去都显得无比的虚弱。

这一刻她已然放弃了所有的挣扎,只是目不转睛,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冰冷眸子。

这张脸,这双眼,明明都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也唯有到了此时,明乐方才觉得,她终于头一次真切而近距离的看清楚了这个男人的本来的面目。

他的薄凉冷酷,他的冷血无情!

唇角牵起一个虚弱的笑容来,明乐的语气也带着自嘲。

她闭上眼,仰着脸,任由冰冷的冬雨泼洒在苍白的脸孔上,半晌痴痴的笑出了声音,喃喃道,“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你的,所以老天爷才要这样惩罚我,让我前后两次都要这般死在你的手上。”

无论的前世的易明澜,还是今世的自己,无论她是全无准备,还是防不胜防——

彭子楚难道真就是她命里的克星么?兜兜转转总还要叫她再次折在他的手上。

明乐的声音不高,甚至于合着冬日的夜风,飘渺的近乎微不可闻。

但也正是这如梦呓般虚幻破碎的声音,震的彭修一阵恍惚。

他脸上表情飞快的转换,茫然、惊慌、不可置信,手下动作却本能的一紧再紧,直掐的明乐整张脸都呈现出死气沉沉的灰白色。

“这样也好,如果真是我欠了你什么,就这么还清吧。”他的震惊和恍惚明乐看在眼里,却也只就假装看不到,她只是彻底松懈下来自己的身子仰头沐浴着冬日里的雨水,一个字一个字艰难的兀自说道,“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如果我们还能再见面,那么下一回,一定是我来向你讨债的!”

彭修的脸上终于有了几分无措的情绪。

明乐只是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他,神情哀婉的笑。

有那么一瞬,彭修突然觉得自己的整个头脑像是被闷雷劈开,因为——

这个笑容叫她终生难忘。

三年前他最后一次见到易明澜,抑或说是最后一次见到她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躺在那里的时候,那个女人脸上所呈现的就是这样一种诡异的笑容。

那笑容明明灿烂无比,眼睛里却空旷冰凉。

而此时重见这个笑容,给他的感觉就是恍如隔世。

彭修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变化的十分精彩,半晌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被他提在手上的女子双木微阖,飘摇如一张虚弱的白纸,近乎看不到半分的生气。

没来由的,他的心口突然剧烈的一阵收缩,烫了一般突然撤了手。

明乐的身子软下去,坠落在泥泞里,还是激起一片肮脏的雨水。

那少女的身子纤弱,一动不动伏在渐满泥水的荒草地上,后背的衣物被血色渐染,模糊成一片。

彭修居高临下的看着,脑子里浑浑噩噩,像是在不断的轮回中做着光怪陆离的梦。

好半天他才一个机灵回过神来,带着明显防备神情的弯身下去,一点一点探手去托起少女半掩在草丛中的苍白脸颊。

这张脸,是属于易明乐的没有错,可是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

虽然不排除这个丫头在最后一刻故意说些莫名气的话来刺激他的可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一个荒唐而奇怪的想法回旋在他的脑海中,让他的心跳都骤然失了节奏。

彭修的眉头皱着,手指压在明乐的颈边良久未动,以至于等到那个倒在他跟前的少女突然翻身坐起,手中利刃抵上他的咽喉时他才如梦初醒。

明乐坐在泥地里,并不试图起身,手中短刃精准的抵在彭修喉头。

那少女生了一张世间罕见的绝艳脸庞,即便此时神色冰冷的时候,亦是容光焕发,和他之前熟悉的那个女人完全的判若两人。

彭修半跪在她的对面没有动,只是目不转睛盯着她的脸。

明乐毫不避讳的与他对视,随即唇角一勾,冷声喝道,“不想你们侯爷死的,就全都给我住手!”

说话间,她手腕已经往前推进些许。

彭修却像是并未感知到身上的痛楚,只就瞪大了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呈现在他面前的侧脸。

他似是竭尽全力想要在这张脸庞上寻找到一丝半点熟悉的痕迹,但是从眉眼到唇角,哪怕是她鬓角飞扬的发丝都仔细的辨认过了,却都仍旧未曾让他寻到丝毫熟悉的影子。

这是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人,可是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却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离他这么近,却又仿似避开的那么远。

“你是谁?”虽然觉得这样的问题荒唐,他还是忍不住的突然脱口问道,声音颤抖,带着不知道是期待还是恐惧。

那个女人,一生都被他利用的彻底。

一则做了他攀上武安侯府的垫脚石,二来又成为他博得易家举荐的牺牲品。

她在他身边两年,两年间从头到脚都被他利用的彻底,连渣都不剩。

他这一生走的都是那样的路,为寻捷径,不惜一切。

所以易明澜死时,他亦是不觉得有任何的愧疚和不忍,但如果那个女人重又出现在他的面前,那就又另当别论了。

“叫他们住手!”明乐冷声吩咐。

彭修咬咬牙,还是依言,挥手喝止了自己的手下,“都住手!”

说话间,他的视线却片刻没有从明乐脸上移开。

打斗中的黑衣人俱是一惊,看到彭修被制住,各自手下的动作就都本能的慢了半拍。

赵荣等人抓住时机,急忙横剑逼退几个黑衣人,几个起落已经起身聚拢到明乐身边,焦急道,“九小姐,您还好吗?”

明乐没有回答他的话,只对他使了个眼色。

她需要保存体力,甚至于连多说一句话的力气也不能浪费。

没有人比她自己更清楚自己此时的情况,身体里流逝的血液让她处于崩溃的边缘,随时可能倒下去,或者也不会再醒。

赵荣会意,指挥两个手下去接手了彭修,然后才亲自去扶明乐起身,这时候他才惊愕的发现,明乐的真的虚弱到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他的手刚触到她的手臂,她仰头往后栽去。

“九小姐!”赵荣惊慌失措的一把抱住她。

明乐倒在他的臂弯里,虚弱的扯了扯他的袖子,提了最后一丝力气,吐出简短的一个字,“走!”

然则,她话音未落,彭修已经趁着赵荣分神,反手一掌击毙一个挟持他的暗卫,探手朝赵荣怀里的明乐抓去。

赵荣惊慌失措,急忙护住明乐往后退去。

另外两名暗卫齐齐扑上去,试图阻拦彭修。

彭修手臂被剑刺穿,眼见着赵荣带明乐窜了出去,顿时目色一寒,厉声道,“给我拦下他们!”

“是!”黑衣人得令,再次一拥而上,朝着赵荣和明乐追去。

赵荣携带着明乐闭眼狂奔,向着他留在远处的战马奔去。

他手下小心的拖着明乐的后背,能够感觉到那瘦弱女子身体里源源不断涌出的鲜血。

这个经历无数生死的铁血汉子,眼眶就那么湿了。

他自己身上亦是受了多处的伤,却不遗余力,用了所有的力气,把明乐搬到了马背上。

后面的黑衣人紧随而至。

赵荣双眼通红,明乐虚弱的趴在马背上,心里却明白了他的打算。

她已经提不起力气说话,只就对他轻轻的摇了摇头。

“王爷很好,九小姐放心!”赵荣冲她笑笑,然后不由分说用自己的剑狠狠的戳了一下马股。

那马痛的长鸣一声,然后撒开四蹄就想着夜色中狂奔而去。

赵荣却是决绝的提了剑,单枪匹马的冲进人群里。

有黑衣人要拉弓,却被彭修追上来,一拳击倒。

夜色中,只闻他暴躁的嘶喊,“给我追,我要活的!”

------题外话------

第二卷结束~91tv下载最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