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鸡宝盒污版破解版下载

  小鸡宝盒污版破解版下载等到了礼部试那天,隗粲予忽然反应了过来,冲着跟他一起在外书房烤栗子吃的沈濯翻白眼:“二小姐说还负责给隗某介绍当科主考。你爹就是主考好吧?!”

  沈濯哈哈地笑:“你才明白吗?礼部试从来都是侍郎主考,左侍郎年事已高,这等活计自然落在我爹头上。”

  隗粲予恨恨:“祝你爹本科之后高升!”

  沈濯立即接口:“借先生吉言!”

  玲珑来寻沈濯,皱着脸满眼好奇:“皇后娘娘让小姐去参加花会也就罢了,怎么还指名道姓地让三小姐也去?焦妈妈得意洋洋地在花园子里说她们家小姐就要平步青云了,为这个话还讽刺了宝钿姐姐几句。气得宝钿姐姐脸都白了。”

  下人们拌嘴,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隗粲予低头吃栗子。

  沈濯哼了一声:“皇后娘娘觉得我在家里的日子过得太安生了呗。”

  转头瞅着隗粲予:“先生,事情可办好了?”

  隗粲予胡乱点点头:“我办事,你放心!”

  沈濯撇嘴摇头:“这可真不好说。”

  ……

   古镇少女纯真迷人

  ……

  品红奉命去给老鲍姨娘的娘家送东西,回来时满脸的惊喜,紧紧地关上了春深斋的院门,拉着老鲍姨娘进了屋:

  “姨奶奶,舅老爷前儿在街上吃酒,听人说了一桩事。”

  老鲍姨娘打量她:“什么事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的?”

  品红神秘地低声笑道:“十几年前,少府监有一位监正,他家里出了一桩事。说是长房一直都没儿子,二房也只生了一个。两位老爷都过了五十岁,没奈何,便让这二房的独子,承了两家子的嗣——这个,叫做兼祧!”

  老鲍姨娘心头突突地跳了起来:“兼祧?”

  品红的一双桃花眼亮亮的,头上的红绒花颤个不停:“对!兼祧,就是两房的后嗣都是他一个人的。然后,就在年前,这位公子长成了,一口气娶了两房妻子,一房算大房夫人,一房算二房夫人。有个俗名儿,叫做:两头儿大!”

  老鲍姨娘的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一把抓住品红的手,声音都颤了:“两房,都是正头夫人?!”

  品红用力点头:“正是!都是正头夫人,而且,不分大小!两房夫人生下的儿子,也是各承一嗣,都是嫡子!”

  老鲍姨娘激动得从脸到脖子都红了起来,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

  都是正头夫人!

  都是嫡子!

  兼祧!

  ……

  ……

  罗氏从花会回来,疲惫不堪。

  洗澡换衣裳,出来就瞧见小女儿面色红润地跪坐在房里床榻上。

  罗氏以手扶额:“你就不能让我歇一宿!”

  沈濯笑嘻嘻地,等她坐下,卖力地给她捏肩捶背:“娘,辛苦您了哦!”

  享受着贴心小棉袄的服侍,罗氏觉得今儿在花会上生的气消了大半,便低声将花会上的种种告诉了沈濯。

  “……皇后盛赞你们姐妹,还说从未见过溪姐儿那样甜美可人的孩子。

  “当着所有人,逼着邵舜华给我行礼道歉。我瞧着,那邵小姐可是把我恨到骨子里了……

  “今儿梅姐儿也没去,说是那天也病了,也没好。穆家母女可算是得了机会,到处说你落水的细节……

  “哦,穆姐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跟溪姐儿混到一处去了,临走溪姐儿竟还邀她来府里玩……我简直被气了个半死……”

  沈濯一一听了,笑了笑,根本不在乎,却去问母亲:“您今儿瞧见两位公主了么?”

  罗氏苦笑一声:“怎么会没见着?一个两个都往跟前凑,一个跟看仇人一眼,一个跟看稀世宝贝一样……”

  沈濯忙问:“照您看来,那位临波公主,精神可还好?”

  罗氏回头打量她:“你问她做什么?”

  沈濯陪笑:“替孟夫人问的。”

  之前沈濯将从孟夫人处听说的事情挑挑拣拣地跟罗氏说了一些,这也是为什么罗氏答应她去开那个茗香社的原因。

  罗氏想想,勉强能说得过去,便道:“我也想到了,所以留神看了看,倒也还好。不过,这安福大公主可真是跋扈,当着我的面儿,对二公主是百般地讽刺;还说三皇子下场考试是装模作样,说主考是你爹,怎么可能让他落第什么的——那话,可真难听。”

  沈濯挑眉:“三皇子下场考试了?今儿也没去?”

  罗氏冷笑:“可不是么!要不然,皇后娘娘怎么会连个探病的人都没往咱们府里派?”

  既然要算计的两个人,有一个人已经过了明路会缺席,她就算把另一个人死活弄了去,也没什么大意思了!

  罗氏又警告沈濯:“你这几天离溪姐儿远点儿。我看着回来的路上,她跟她娘嘀嘀咕咕的,准保没憋什么好主意。”

  沈濯抿嘴一笑。

  她就怕沈溪不闹幺蛾子呢!

  闹吧!

  她再闹一场,自己正好把两房痛痛快快、干干净净地彻底分开!

  安置母亲早些休息,沈濯转脚去了桐香苑。

  有些事,她得跟韦老夫人先漏个口风。

  不然,老人家到了这个年纪,有些风浪突然扬起来,怕措手不及,心里该不痛快了。

  谁知桐香苑里,顾氏正跟韦老夫人说话。

  见沈濯来了,含笑让她坐:“我正说呢,这个事儿,怕是我们濯姐儿最知道始末。”

  沈濯讶然:“什么事?”

  韦老夫人皱了皱眉:“老宅那边,来说分宗的事情。”

  国公爷不是说等族里的事情安稳下来再提分宗么?

  难道吴兴有什么事了?

  沈濯想了想,问:“是不是万俟县令的调令下来了?”

  顾氏笑对韦老夫人道:“您看,我没说错吧?”

  沈濯放了心,笑道:“祖母,无妨的。上次那件事之后,我听万俟县令提过,湖州的长史要致仕了,大约信美阿伯会替他使使劲儿。看来,这是已经成了。”

  韦老夫人了然。

  沈家的事情,还是在一个人手里办清爽了得了。

  不然,家丑难道还要跟下一任的吴兴县令再说一遍不成?

  沈诺的这个心思,能理解。

  “国公爷怎么说?”沈濯问道。

  顾氏含笑:“我们家也是刚接到消息,这不赶紧来禀报老夫人。想必国公府那边,一两天就会来商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