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安装安卓版

波鲁纳雷夫的替身战经验也是相当丰富的,他第一时间就在战斗本能的驱使下做出了最有利的选择、向着所在房间的门扉处冲去。

“衰老的迹象出现的毫无征兆…我们在这待了两天了,所以这里不是敌人预先准备的主场、我也确信自己没有接触过任何异常的触发物…”

冲刺途中的波鲁纳雷夫脑海中闪过几个念头,对当前的形势做出了初步的判断。

“…那么敌人大概率是以某种指定条件和范围进行干涉的场域型替身,这类替身往往是以自身为中心展开干涉领域,对抗虚不受力的领域是不现实的,衰老的速度也不允许我慢慢去琢磨对方的能力作用条件,必须优先找到敌方替身或本体进行攻击…”

不管怎么说,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替身的能力作用范围都是有限的,尝试远离受攻击点、在走位中观察自身受到“伤害”的幅度变化,这对于判断敌方领域中心点的位置是很有帮助。

银色战车仿若盔甲一般笼罩在波鲁纳雷夫身上,伴随着几道剑光闪过,房屋大门侧面不远处的木质墙壁就被切割出了一个方正的洞口。

以随时可以发动攻击的临战姿态穿过洞口的波鲁纳雷夫,目光向房门处扫了一眼——被衰老领域影响的人想要立刻逃离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敌人也有可能在房屋的各种通道处设下埋伏…

不过房屋大门处空无一物,波鲁纳雷夫的警惕没能落在实处。

此时,在距离波鲁纳雷夫所在农场两公里外的山丘上,某个视野良好的高点处,一个染着紫色长发、眼睛处戴着镂空眼罩的妖异男子正通过固定视角的望远镜观察着那个农场。

“近身强力型的替身么,银白色的骑士外形…这都什么年代了,真是恶心。”

紫发男人从望远镜处收回了视线,坐在石块上的他低头盯向自己双腿上摆着的古怪装置——

这台仪器的造型大致类似于笔记本电脑,但外表显得笨重臃肿,也没有任何正常笔记本电脑该有的那些接口与标识。

大雪纷扬中的红衣佳人美如画

“普罗修特到底在干什么啊,明明是从超近距离先手发动突袭,对方却还有力气切割墙壁冲出来…正常人难道不该直接衰老到走不动路吗?虽说要留活口,但你这留力也太多了吧?我们两个的相性果然不怎么样…”

舔了舔嘴唇后,紫发男人双手在仪器上飞速点击操作了起来,同时他低声笑了笑:“还是得靠我梅洛尼的替身‘娃娃脸’么…反正,我总不能让对方逃出‘壮烈成仁’的影响范围吧?

“我们两个人的时间可不多…好在这次‘娃娃脸’制造出来的孩子教育合格、很听话啊…”

仪器屏幕上飞速的闪过一排排的文字与图像,名为梅洛尼的男人似乎正在通过这个替身具现出的特殊道具与另一个存在交流、驱使着对方按照自己心意行动。

——任务:具现形体、吸引敌人注意力,以阻止对方离开房屋附近为第一要务,同时尽可能促使对方加强身体活动、提高体温,当然,若有机会,废掉敌人肢体将之制服也是可以的。

——明白,开始执行。

……

离开了房屋、在空旷地带微凉的风中察觉到衰老速度明显降低了一截的波鲁纳雷夫,回头对依旧待在屋里的程斌大声提醒了一遍他对敌人能力的猜测,随后就顾不上那磨磨蹭蹭的家伙,一边继续移动一边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对四周的观察上。

这个时节的农田中作物并不茂盛,波鲁纳雷夫视野一扫就将开阔的环境大致观察清楚,在用剑静心倾听了一会儿后气流后,他就将目光落在了他之前所在的房屋上——这是附近唯一一个可以在他观察力下轻松藏人的地方了,也是衰老领域的几何中心点。

敌人的替身或本体大概率就在房屋那,但一路上根本就没感知到任何人的痕迹,回去的话衰老的速度又会暴增…

保持着用余光看向房屋方向的状态,波鲁纳雷夫急速远离着房屋——他并非是在抛弃队友逃避战斗,敌人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这个目标离开衰老领域,所以一定会有什么人前来阻止他,那才是他银色战车发挥力量的时候!

在奔行中保持着最大警惕性的波鲁纳雷夫,很快就等到了敌人的袭击——

在他穿过一条农田小路时,他脚旁堆积的低矮杂物突然分解成了无数立方体,这些立方体贴着地面涌动着冲向波鲁纳雷夫的脚部,并在接近后重组变幻成了锋锐的爪子抠了过去。

“该死…分解重组?这是另一种替身,敌人最少有两个!”

蓄势待发的银色利剑,在波鲁纳雷夫的意志驱使下紧贴着他的脚跟闪过,看似坚硬的爪子在银光闪过的瞬间就支离破碎。

——好…好快!梅洛尼,他的剑太快了!我甚至都没法看清楚!

看到屏幕上闪现出的文字,远方的紫发男子愣了愣,随后勃然大怒:“开什么玩笑?!你可是无敌的远程自律型替身!剑刃斩击类的攻击,不是被你的特殊能力完全克制吗?大胆一点!给我干掉他!”

本体的愤怒远远的传递了过来,波鲁纳雷夫脚边的大地与杂物变化成的方块集群涌动着飘飞了起来,吞没了被斩碎的爪子后重组成了一个淡紫色的怪异人形。

看着那脑袋上有着几根尖锐长钉、绝对不是人类的家伙,波鲁纳雷夫冷哼了一声:“终于出来面对我了?鬼鬼祟祟的的东西。”

“蠢货!”面目仿佛娃娃般带着一股诡异稚气的淡紫色替身仿佛有着自己的意识,他开口嘲讽道,“你的剑是很快,但想用那把纤细的剑斩杀可以随意分解重组的我?你在白日做梦!”

话音未落,淡紫色的替身就猛地扑向了波鲁纳雷夫。

“做梦?”波鲁纳雷夫嘿了一声,身披银色战车的他扬手就是一剑削了出去,“让我们看看到底是谁在做白日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