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releaseapk

秦桑见他表情松动,继续说道,“你以为沈梦琴杀了我爷爷是为什么,处处针对我是为什么,因为她想嫁给我的未婚夫却嫁不成,她以为我爷爷去世了我就成不了亲,傻傻地被人利用还不知道,不是蠢是什么?”

前世沈梦琴都能杀了李炜,说明她对这个男人是没感情的,她觉得李炜这么嚣张的一个人,哪怕再喜欢沈梦琴,如果知道对方压根不把他当回事,心里多少也有点疙瘩的吧?

“她恨不得你将所有的罪责都担了,然后自己远走高飞。”

“你不懂就不要乱说!”沈梦琴不会背叛他的,李炜一直这么坚信着,但是这事一出,就连六哥也很难保他了,毕竟自己没有那么重要,是一颗可以随时丢弃的棋子。

“我只知道,你认罪了就得死,更别提跟谁在一起了。”

秦桑说完就出去了,她都把话讲到这个份上,除非李炜是傻子,愿意为沈梦琴失去一切,那自己也无话可说,她出去之后,刚要跟纪岩说话,就看到拐角处有个人被带过来了,这时另一个人影追了过来,揪住被押着的那个人,连打带骂。

“你还敢拐带你弟,还敢杀人,你有没有良心,我没你这样的女儿!”张丽本来都要走了,结果看到沈梦琴被人带出来,心里实在气不过,之前被人说勾、搭男人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扯上杀人犯,以后他们家在村里怎么做人啊!

沈梦琴还没被打几下,张丽就被其他人拉开了,她看着这个养育了她十八年的女人,嘴角微微扬起,“好啊,那我们就断绝关系吧,反正你也没拿我当女儿看。”

“你个遭雷劈的,我是作了什么孽啊……”张丽没想到沈梦琴能如此轻松地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还是人吗?当初就应该放着她自生自灭!

张丽还想打她,却被执法人员劝走了,然后沈梦琴就被人从对面押了过来,她一抬头就看到秦桑和纪岩站在那,两人的目光对上她的,一个阴桀冷峻,一个愤然幽冷,沈梦琴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直勾勾地看着秦桑,“最好不要让我出去,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老实点!”要不是看这女犯人长得还挺漂亮的,他们早就不客气了。

纪岩默默地将秦桑护到身后,看她宛如毒蛇般的眼睛,冷冷地说道,“今天你说了这句话,以后秦桑出了什么事,我第一个找到的肯定是你。”

调皮可爱清新女生活力阳光写真集

此时沈梦琴才看向纪岩,本来她以为这个男人能救她的,想不到最后居然害她到如此地步,此时她只能用冰冷的目光扫过他冷峻的面孔,然后露出一个诡秘的笑容,“这样是不是代表你会一直记得我?”

没等他们再说话,沈梦琴已经被押走了。

她今天原本是打算去找李炜商量的,但又怕张丽去告发她,所以才把沈添也带上了,要是能找到解决的办法自己再把沈添带回去,要是不行,自己也能拿了钱远走高飞,却想不到纪岩会突然出现,将她瞬间擒获。

秦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不难理解沈宝珠怕沈梦琴会报复她,但是她不清楚沈梦琴到底为什么会跟李炜搅和在一起的?就因为两人在交往?秦桑觉得沈梦琴似乎没有很喜欢李炜,按她的性子,想摆脱李炜应该不是难题,难道是有什么把柄在李炜身上?

这些只能等进一步审讯才能知道了,但是既然抓到了,就不能轻易地放走,秦桑正想得出神,就感到一只手握住她的,抬头,是纪岩桀骜的目光,“我们结婚吧。”

他想要更有说服力地站在秦桑身边,不止是挂着未婚夫的名头。

“现在?”秦桑记得他是说过这次的时间比较紧,可这也有点突然了吧,重点是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

“今天来不及了,后天吧,我回去准备一下。”

“你确定?”

“确定。“

秦桑不由得吸了口气,“那我也要跟家里说一声。”

爷爷才去世,她就要办婚事,家里人不知道怎么说,不过只要爸妈那关过了就好,其他人的态度,秦桑反正不抱什么希望。

两人边说边往外走,然后就看到肖崇毅他们还在那等着,秦桑连忙撒开手,冲着几个人打招呼,“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们了。”如果不是他们帮忙事情也不会这么顺利的解决。

肖崇毅揶揄地看了两人一眼,他们当兵的眼神可都不差,接着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给嫂子帮忙,应该的应该的。”

几人一听肖崇毅的话,也都跟秦桑打起招呼,“嫂子好。”

“嫂子上次做的饼特别好吃。”

“肉干也好吃。”

“嫂子比照片上好看多了。”

然后,众人就听到纪岩轻轻咳了一声,瞬间变的静悄悄的。

“你们喜欢就好。”秦桑听完点点头,想不到他们还挺热情的,纪岩还给他们看过照片?

她悄悄看了纪岩一眼,上次不是说对自己不友好吗?还是不友好的都没来?

肖崇毅蹭到纪岩身边,挑了挑俊秀的眉毛,“纪大队长,弟兄们这么辛苦来一趟,你也不表示表示?”

“嗯,多留两天,请你们喝喜酒。”省得下次的再跑一趟。

纪岩说完,众人拍手叫好,本来他们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完事了,正好多请了两天假,肖崇毅还说给他们包个大红包。

秦桑觉这几个小战士真是挺可爱的,看着比纪岩小一些,appreleaseapk但是长得都很精神,性格也好,有这么一群战友在,纪岩平时应该不会无聊的。

几人正说的兴起,就听到后面闹哄哄的,“犯人在哪?”

“爸、妈。”秦桑听见声音有些熟悉,原来是李春花他们,这下一家子都到齐了。

“阿桑,犯人呢?”杨云朝着秦桑走过来,拉着她的手说。

“爸、妈。”秦桑听见声音有些熟悉,原来是李春花他们,这下一家子都到齐了。

“阿桑,犯人呢?”杨云朝着秦桑走过来,拉着她的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