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黄软件下载

   冯俊坐在椅子上,单手撑着头侧身望着紧张的店员,笑着说道:“这么急着走干嘛,过来,和我们聊聊咖啡的一些知识吧,我也打算下半年回老家开个咖啡馆。”

   他向店员招招手,示意坐到他边上来。

   店员转过身,笑了笑,委婉地推脱道:“先生,我外面还有事情要忙,如果你真想了解一些开咖啡馆的经验方法,我可以把我们老板的电话给你,我……我就算了吧,也不太懂。”

   冯俊突然提高了嗓音:“过来!”

   这一声又把店员给吓了一跳,他的心中充满恐惧,冯俊等人的眼睛里有怒火在燃烧,自己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了,竟然惹到了他们。

   店员缓慢地挪步到冯俊边上的位子坐下,他害怕得都不敢大声呼吸。但是令他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冯俊抽出一把短刀,刀尖对着店员的脸,轻轻地压了下力。

   店员的身子不自觉地后仰了过去,但椅子背让他无法退得太远,而且冯俊的短刀很快就跟了上来。

   “偷偷报警是吧?”冯俊手向前一推,刀尖在店员的左脸颊上轻轻划过,开出了一条细细的口子,殷红的鲜血立马溢了出来。

   “啊~”店员吓得尖叫出来,他可以感觉到自己左脸上的皮肤被划破的疼痛感,他本能地去触摸自己的脸,鲜血沾染了手掌。

   冯俊这个举动,也出乎了祁东斯他们的意料,还以为冯俊只是吓唬吓唬这个胆小的店员而已,祁东斯提醒道:“阿俊,注意分寸。”

   冯俊盯着店员笑道:“大哥,你放心,我不会让他死的,我会让这个阴险的小店员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说完还不停地摆弄着手中的短刀,在店员的脸上,耳朵、眼睛、嘴唇上不规则地游走。

   店员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惹毛了对方,保不准哪里又被戳一刀,只能怪自己不长眼,为了钱惹到了这些狠人,能上通缉令的,有哪一个是好惹的。

   蓝白条纹连衣裙女生时而安静时而活泼

   “对不起,各位爷,我错了,我不该报警,对不起,饶过我吧。”店员忽然捂着脸大声哀求起来,他实在受不了这种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想也不敢想啊。

   冯俊朝着祁东斯看了眼,问道:“大哥,这小子报警抓你们,你说怎么处置他?”

   祁东斯的心胸没那么狭窄,自然也不会跟一个小小的店员一般见识,他低头笑了一下,说道:“就到此为止吧。”他又转过头对店员说道:“让你见血是对你的一次警告,不要为了那点赏金把自己的命给搭上了。”

   店员如蒙大赦,不住地点着头,激动地说道:“我明白,再也不敢了,谢谢放过,谢谢放过……”

   冯俊适时地收起了短刀,欧阳蓝也递过来几张纸巾,让这个可怜的店员擦拭自己的伤口。

   “谢谢,谢谢。”店员接过纸巾,九十度弯腰表达自己的谢意,看上去都恨不得跪下来感谢了。

   冯俊起身走过去,将门锁打开,同意让店员离开,在他开门的时候,祁东斯再次说道:“再给你一个警告,哦不,应该说是提醒,刚刚的事,我不想从我们之外的人口中再次听到。”

   “明白,明白,各位,请慢用。”店员哈着腰退了出去。

   虽然这里暂时安,但从警察突击的情况来看,他们在红港的情景不容乐观,甚至充满危险,祁东斯必须尽快想出办法将欧阳蓝转移出红港。

   这次,他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一个人的名字,董天华。不管董天华现在是什么情况,是敌是友,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去验证一下自己的判断。

   祁东斯对接下去的行动进行了部署:“下午我跟阿俊去一趟董大哥那边,强子,你带着小蓝回荷花塘等我们的消息。”

   “不,我要跟你们一起去。”欧阳蓝不想一个人默默地在家等消息,在警局的时候,她也不是那种可以闲住的人,更不用说这次大家是为了自己的事。

   但祁东斯坚决不让欧阳蓝跟着一起:“小蓝,你听话,跟强子先回荷花塘,现在的红港很危险,你最好不要抛头露面。”

   欧阳蓝还想为自己争取一下,祁东斯立刻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口中的话硬是吞了回去,她知道祁东斯有自己的计划,只有乖乖听话,不能添乱。

   “好,你们也要注意安,等你们回来。”欧阳蓝乖乖地答应道,并且满怀深情地叮嘱着,像是在送别一个即将出去冒险的爱人。

   他们在咖啡馆门口分别,临别之际,祁东斯在陈子强耳边严肃地交待道:“强子,一定要保护好小蓝,必要时候,你可以杀掉那些威胁到她安的人,包括警察。”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信息,祁东斯很少发出这么严厉的指示,可以看出现在是真的到了很危险的时候,同时也能够说明他对欧阳蓝的重视和在乎。

   “我明白了。”陈子强同样严肃地回答道。

   祁东斯信任地拍拍陈子强的肩膀,然后走到欧阳蓝面前,伸手挽起了她的刘海,轻轻地亲吻了她的额头,说道:“在家等我回来,一定要注意安,万一发生什么事,有强子在,他会解决一切的。”

   欧阳蓝微笑着点点头,非常享受这种被关心被保护,被宠爱包围的感觉。

   祁东斯和冯俊往出入境管理局驶去,远远就可以看到门口有一支警队正在接受训话,而训话的人正是董天华。

   他们远远地望着,直到训话结束,才上前去和董天华打招呼。

   “董大哥。”祁东斯边走过去边喊道。

   董天华对祁东斯的出现很意外,之前说好等忙好了再去联系祁东斯的,没想到他却不请自来了。

   “小东,阿俊,你们怎么来了?”董天华咧出笑容上前迎接他们。

   祁东斯笑脸迎上去,说道:“一直没等到董大哥的电话,只好自己找上门来咯,兄弟我遇到困难啦。”

   面对祁东斯的哭惨,董天华一笑置之:“嗨,还真有什么困难能够难得住小东你啊。”

   祁东斯走过去搭着董天华的肩膀,说道:“99%的事确实难不住我,可现在的这件事,恰恰就是那1%里面的,所以我也是束手无策呀,董大哥,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哈哈,那是当然,走,去我办公室聊。”董天华将他们两人往自己办公室里带。

   来到了办公室,没有其他外人,祁东斯也就开门见山直说了,他先是问道:“董大哥,你的耳朵可以听遍整个红港的消息,想必一定也知道我现在面临的情况吧,而且之前在你家里我也和你说起过。”

   董天华从桌子上拿起一包烟,抽出三支烟,将其中两支递给了祁东斯和冯俊,夹着烟的手指摸了摸脑袋,很平静地说道:“是关于欧阳蓝的事,是吧,她的事我了解过,是红港警务处下的通缉令,我虽然属于警察系统里,但我的触角还伸不到那边去,你懂我的意思吗?”

   什么意思,就是管不了的意思呗,祁东斯来的时候就有这个心理准备了,但他知道董天华在红港吃得开,希望能够稍微通个气:“就算你无法直接插手,但你应该知道欧阳蓝是被冤枉的,你只要以你的身份去证明欧阳蓝是无罪的,他们不可能不给你面子,只要彻查,那就一定可以查出真正的凶手,而不是拿欧阳蓝当作替罪羊。”

   董天华沉默了半天,抽完了一支烟,终于缓缓说出了整件事情背后的原因:“小东啊,你在红港也生活过,应该知道这里是一个跟内地完不一样的世界,这里有自己的游戏规则,欧阳蓝的事件,已经不仅仅是普通案件侦查这么单纯了,她来到红港,带来了外部势力的介入,就触犯了本地人的利益,两股势均力敌的势力的碰撞,必然会相互妥协,妥协那肯定有条件,欧阳蓝就是最好的替罪羊,所以说,事实上她没有犯罪,但她犯罪这件事必须成为所谓的事实,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秘密?”

   “虽然你我是好兄弟,但是涉及到政府机密的事,我还是无法和你分享,希望你能够理解。”

   祁东斯愣住了,他没想到欧阳蓝,一个普普通通的内地警察,会成为涉及到红港高层机密的关键人物。他对政治不感兴趣,但他也知道政治力量是有多么可怕,它所能带来的暴力,远不是单独某个人可以抗衡的。

   “呵呵,理解,我会自己想办法的,那些人想要牺牲欧阳蓝来达到无耻的目的,我是绝对不会允许的。”说完,祁东斯便起身准备离开。

   董天华跟着站起身来,言辞恳切地提醒道:“兄弟啊,我劝你一句,欧阳蓝卷入的这场游戏,赌注太大了,他们是不会让自己输的,所以希望你不要太过冲动,人在江湖,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有的时候,需要懂得放弃。”

   祁东斯停下脚步,转过身,眼神里透露着复杂的情绪,他坚定地说道:“我这个人,有两样东西是永远不会放弃的,一是兄弟,二是家人,哦,忘了告诉你,欧阳蓝现在就是我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