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怎么进去

   护民官打量着小女孩身上下,意味深长的说道:“你把你唯一的食物和武器都给别人了,那你自己呢?”

   小女孩笑道:“我没事,饿不死,至少他们不用再挨饿了,不是吗?”

   护民官叹息道:“那可不一定。”

   小女孩诧异道:“为什么?”

   护民官叹道:“你说的朝南的那个隔壁村子,是织云村吧?有星织草的地方距离这里少说也有几百里的路程,他们现在只是吃到了一点馍馍而已,根本没有力气走出去那么远。”

   小女孩顿时怔住,她忽然发现自己还是忽略了这些细节问题。

   护民官继续叹道:“其实这些人已经活不长了,他们吃了太多天的树皮泥土,五脏六腑都有问题了,死亡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小女孩愣住了:“难道就没有法子可以帮帮他们么?”

   护民官无奈的摇头:“怎么帮?粮食都囤积在主城的战备粮仓里面,没有城主的命令,任何人不能私自开仓,而且粮仓里面的粮食,也不是给这些穷人吃的,你明白吗?”

   小女孩道:“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饿死?”

   护民官没有答话,不说话通常就代表着默认,他在这地方驻守了九年,见过太多的难民被饿死病死打死,他都见得麻木了。

   灾难年代,死个把人算个什么事?

   清晨欢笑白衣美女甜美微笑天使一般纯净写真

   小女孩也沉默了下来,片刻之后她猛的抬头,眼中闪过一丝光彩:“不行,我得帮帮他们。”

   “帮他们?你怎么帮?”护民官好奇的打量着她,“你自己都是这副样子了,还能帮他们?我告诉你吧,你现在就算去主城里面讨饭,都未必能讨着的,何况你还进不去,难民是不准进城的。”

   小女孩没有回答他,重新挺直了腰板,昂首走入寒风中,她离去的方向,正是边境主城。

   望着那孱弱破烂的身影消失在道路尽头,护民官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不相信这个小女孩能帮到这群孩子,因为连他自己都没有办法,何况一个小小的孩子呢?

   成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你指望孩子她能做到?

   然而在天快黑的时候,小女孩的身影又出现了,这一次她的表情很兴奋,抖动着腰间的小小包袱:“快来看,我带回了什么?”

   她一边说一边打开布包袱,里面居然是一小团粉面,约莫拳头般大小。

   护民官也有点好奇:“你是怎么弄到的?”

   小女孩笑了:“我跟在运粮车的后面,悄悄的划开了上面的麻袋,然后顺路把这些粉面搜集起来。”

   护民官不以为然:“这点粉面能做什么?熬一小碗汤都不够。”

   小女孩叫来了丁文赫,让丁文赫用一个破碗把粉面小心翼翼的装好。

   “我还可以再去!”小女孩的眼中闪烁着希翼的光芒,她年纪虽小,可人十分执着,转身就跑入寒风之中。

   这个时候,天已经完黑了下来。

   夜空没有星光,只有呼啸肆虐的冷风,不知什么时候夜空开始飘雪,雪花片片就像粉面一样。

   半夜时分,小女孩的身影再度返回,这一次她显得更加兴奋,她骄傲的把包袱打开,护民官发现这次她带回来的是洁白的米粒。

   米并不多,肉眼就可以数出来它们的数量,目测也就一把而已。

   “这点米能够做什么?”护民官不屑的嘲笑。

   小女孩并不理会他的嘲讽,骄傲的说道:“我还可以去,只要我肯去,总能积少成多对吧?”

   护民官望向夜空,无不担忧道:“看这天象是要下大雪了,这点米和粉面最多能支撑他们半天,说不定明后天他们会被冻死的。”

   小女孩道:“不,我相信明天,只要有明天,我们就有希望,不是吗?”

   说完她也不理会护民官的反应,再度没入夜色之中。

   第三次返回是在黎明时分,天空已下起鹅毛般的大雪,村庄和道路已踮起了厚厚的积雪,积雪上还有冰层,这是标准的九寒天。

   小女孩又带回了一小袋白米,可是这一次大家都不快乐,因为棚户中有几个孩子躺在杂物上一动不动。

   上前仔细一看,他们身上都有冰层,眉毛和眼睛都被冻住了,洁白的冰雪盖住了他们的小脸。

   小女孩的喉咙一下子就塞住了,她说不出话来,因为这几个孩子已经没有了呼吸,他们被活活的冻死了。

   “不行,我的速度太慢了,我要加快!”小女孩红着眼睛说道。

   丁文赫果断道:“姐姐,我和你一起去!”

   “你留下照顾他们,我一个人去不容易被发现!”小女孩再度投入风雪之中。

   第四次的速度果然快了很快,而且这次包袱居然装满了,不过护民官还是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因为他看见小女孩的半边脸肿得老高,上面有五个清晰的指印。

   “你被人打了?”护民官忽然有些心疼。

   “我没事!”小女孩却不以为然,“因为这米是我从一户有钱人家偷来的,被人打一巴掌不算什么。”

   护民官说不出话来,他看着孱弱的小女孩,看着她那坚定的表情,看着她那肿起的半边腮帮,他忽然感觉这个孩子才像这地方的护民官,而他自己则是个外人。

   第五袋米和第六袋米很快就送到这个破落的村子里来了,说是很快,但也用了大半天的时间。

   棚户外面的雪地上已经升起了一个火堆,上面架了一口锅,这些米就被熬成了粥,丁文赫正用小碗喂着这些营养不良的孩子。

   火堆是护民官主动升起来的,看到这堆火,小女孩的笑容更加愉悦了:“你的确和很多护民官不一样。”

   护民官却是一脸的担忧:“这些米可以顶这一两天了,你别再去了,我们王国的律法,你应该是知道的。”

   大盛王国对于偷盗行窃的处罚也是极重的,但小女孩只不过是一个孩子,偷来的这几袋米只是遭了几记耳光,被人踹了几脚。

   饶是如此,她此刻走起路来也是一瘸一拐的,瘦弱的身影在深至膝盖的积雪中行走,若是不仔细看的,你会以为那是一只小狗在爬行。

   第八袋、第九袋、第十袋、第十一袋在第二天的傍晚凑齐了,它们被整整齐齐的堆放道路边的那块岩石上,数量并不多,可是对于眼前这群孩子来说,这就是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了。

   护民官看着这洁白得如同雪花一般的米粒,他呆呆站在雪堆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个人为了活下去,去偷是不是正确的?如果一个人是为了别人能够活下去,去偷是不是愚蠢的?护民官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上,最难的问题就是生存问题,你永远也分不清楚对和错。

   第十二袋米被送回来的时候,小女孩明显有些累了,脸上有了一丝疲倦之色:“我刚才碰到边境卫兵了。”

   “你没事吧?”护民官关切的问道。

   小女孩笑道:“我没事,我跑得快,跑步一直是我的强项,他们抓不着我的。”

   护民官道:“算了,别去了,很危险的。”

   小女孩道:“我再去一次,虽然米不多,但只要我们一直努力,大家就能够活下去,对不对?我虽然不会武艺,可我是这英雄小刀的传人,我不能放弃这些人不管,那样子大哥们会看不起我的,我相信明天,我相信有希望……”

   风雪忽然加大,小女孩又冒着睁不开眼的风雪重新出发。

   这一次,她去了很长很长的时间都没有回来。

   护民官来回不安的在雪地上踱着脚步,丁文赫也不时跑到路口去张望,可是整整一夜的时间,村子的小道上并没有出现小女孩的身影。

   雪更大,风更急,可是大家的心却更冷,因为大家害怕小女孩再也回不来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小女孩的身影终于如愿以偿的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她这次是扛着整整一个大麻袋,歪歪斜斜、一瘸一拐的在雪地上艰难的前行。

   护民官和丁文赫立即迎了上去,帮她卸下了麻袋,扶她靠在岩石边休息。

   看得出她这次的确是很累,脸已被风干、嘴唇已干裂,喘着大口大口的粗气,小小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

   丁文赫赶紧道:“姐姐,我去给你拿水。”

   “不……不用了……”小女孩仍然在微笑,可是表情却是说不出的难过,“对……对不起……”

   丁文赫诧异道:“怎么了?姐姐?”

   小女孩艰难的笑道:“我……我不能再去给你偷米了,也许这是最后一趟了……”

   护民官忽然惊骇的发现,小女孩沿途走过来的雪地上是血迹,他是源能者,立即运转源能进行感知,他这才发现,小女孩的后背居然有三处剑伤,其中一处非常致命,它从后背伤及了肺叶和心脏,小女孩的气息此刻正在飞速减弱。

   “怎么回事?”护民官慌了,彻底的慌了。

   小女孩歉然一笑:“抱歉,又碰到边境的卫兵了,这次我没能躲开,只能尽力坚持走回来……”

   “你坚持住,坚持住!”护民官扭头大喊起来,“文赫,快去拿布拿药,还有没有药啊,快啊,快来为她包扎啊……”

   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哭,但小女孩望着他的目光却显得很温柔:“我说了,你和其他地方的护民官不一样,你是好人,因为你肯用九年的时光呆在这里守护他们,你不一样的……”